訂閱電子報:  
台灣農業現況
糧食自給率 糧食主權 農業GDP 小農 vs. 資本農業
小農交換的「社會基礎」 白米炸彈案 江湖在哪裡 台灣的米食文化
台灣的剩食 台灣的農業大縣 原民的野菜文化 台灣人吃多少肉
蓬萊、在來之爭 台灣原生種水果 農家所得 WTO對我國農業的影響
休耕 vs. 復耕 台灣人吃米量 小農復耕 黃小玉
台灣農村陣線

 

 
 
糧食自給率
 
糧食自給率以熱量計算的話,台灣在二○一二年的糧食自給率是32.7%,這個數字意味著台灣人平均攝取的熱量中,只有32.7%是生產於國內,另外67.3%的熱量是從國外進口的。其中稻米的自給率最高,約為九成,而雜糧98%以上多是進口,其中又以「黃小玉」,即黃豆、小麥、玉米,列為台灣農產品依賴進口的前三名。 近年因極端氣候多次導致國際糧食歉收,加上生質能源的發展、期貨市場的人為炒作等因素,造成黃小玉價格的持續上揚,更凸顯出台灣黃小玉高度進口依賴、雜糧自給率過低的風險與挑戰。 糧食自給率之所以重要,主要是因為其背後亦涉及到許多政治、經濟、環境方面等諸多因素,更是一個國家或是地區糧食安全的第一個需要考量的指標。
糧食主權
 
糧食主權(Food Sovereignty)是「農民之路」(La Via Campesina)在一九九六年率先提出的概念,其核心概念是「自主」,也就是生產者及其消費者的「主體性」。 「糧食主權」主張全世界的食物生產、流通和分配,必須以生態、文化多樣性為前提,生產者和消費者是糧食體系的主人,有權力決定生產的品項與生產的方式,意即自己決定要種什麼、怎麼種、吃什麼。 此外,生產者有權力掌握生產資源,包括土地、水資源、種子、知識及公共服務等,以維持生產的自主、平等與多樣化。
農業GDP
 
就農業的經濟效益而言,雖然台灣一級產業附加價值不到GDP的2%,但如果計算農業部門衍生的產值與附加價值對總體經濟的貢獻,將上下游產業關聯性一併考量,二○一○年台灣農業與相關產業創造附加價值為新台幣1.53兆元,占當年全國GDP的比重11.21%。 國際一致認為,農業部門的重要性除了以經濟效益來衡量外,對於一國經濟體發展還具備多功能之重要價值,其社會效益包括:糧食生產的基本功能、創造社區或偏鄉就業機會、穩定社會、保護自然環境、維護鄉村景觀、奠基區域發展等外部效益功能
小農 vs. 資本農業
 
小農大多為了滿足生活所需而耕種;農企業生產農產品則是為了買賣,傾向追求土地利用的最大效益,希望以最低的成本,生產出擁有最大利潤的產品。小農生產容易受到在地的水土環境、文化傳統甚至農夫個人情感喜好的影響;農企業則盡可能完全以「經濟理性」來計算。 因此,小農有以下優勢:採取最適合當地水土的耕種,降低環境成本,永續生產、小農社會整體的利益分配較平均,在同樣的農民階層中,彼此較能和諧共存、小農文化是順應自然的漸層積澱,蘊涵多元的生態、人文景觀和生生不息的創造力
小農交換的「社會基礎」
 
不同的交換模式中,小農與消費者交換的不僅僅是農產品,消費者願意付出更高的價格,以支持小農友善土地的生產,或者消費者願意花更多的時間進行產地拜訪、農事體驗,以一種環境學習的方式與小農產生連結,此類交換模式正在逐年擴大。小農高度商品化的生產之所以未被資本完全壟斷,與小農交換過程的社會連帶有關,然而,此一連結又不僅僅是個別小農與某個或某類群體的社會連帶,而是一股社群協力的多方連結。
白米炸彈案
 
楊儒門,彰化二林農家子弟,2003-2004年期間在公共場合多次放置爆裂物,要求政府重視台灣稻米進口等問題,因而被稱為「白米炸彈客」。楊儒門自首入獄後,激烈的方式引發各界關注與討論,其中由多個NGO發起的「聲援楊儒門」連署運動提出明確訴求,認為白米炸彈案不應視為單純刑事案件,而是為農業弱勢發聲,且台灣政府對外談判時,糧食主權必須要受到合理的捍衛。楊儒門於2007年特赦出獄,後積極投入農業運動。
江湖在哪裡
 
白米炸彈客楊儒門入獄後,作者吳音寧持續與其書信往來,並將其書信編輯整理為《白米不是炸彈》一書。本書是吳音寧用自己的文字,藉由白米炸彈事件,側寫農村青年楊儒門,並記錄戰後五十年來台灣農業的發展與困境
台灣的米食文化
 
稻米是漢人文化的主食,孕育了悠久的歷史,順應自然循環的農作生活「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」是人與土地和諧相處的生活智慧,多樣的稻米品種與食用方式也因不同的區域、時節、場合而有豐富的創意變化。以粽子來說,台灣北部跟南部就有不同做法,客家族群有以米漿製成的板粽,排灣族則有以小米製成的avai(小米粽)。米食不僅是台灣人的飲食,更是文化的傳承。
台灣的剩食
 
根據環保署統計,台灣每人每年平均製造出九十六公斤的廚餘,比韓國、中國大陸多出二○%,更是東南亞各國的八倍之多。台灣島上一天的廚餘量 6100噸,可以裝進約300輛的卡車。日用消費品生產商聯合利華曾經調查,台灣廚師因儲存不當或採購過量,光大台北地區丟棄的可用食材,一年的價值高達十八億元。
台灣的農業大縣
 
台灣的農業主要落在幾個城市,主要是:彰化、雲林、嘉義。北部的宜蘭也是農產為主的縣市,但因為位處北部,生長期長而顯得收獲次數不若南部頻繁。
原民的野菜文化
 
對台灣的原住民來說,「在山裡面餓死」是很奇怪的事情。因為遍地都是可以實用的野菜呢。所謂野菜,就不是刻意精心種植在菜園裡的蔬菜,而是自然成長在原野間的植物。未經過馴化的野菜口感滋味豐富,富含纖維質。不同的族群各自有喜愛的野菜風味。夏日時我們常食用的過貓蕨菜,便是阿美族所喜愛的野菜之一。而常常因為蜷曲的莖鬚被誤認為過貓的龍鬚菜,則是佛手瓜籐蔓的嫩葉。
台灣人吃多少肉
 
根據農委會二○○六年統計,台灣每人每年平均消耗七十七公斤的肉類,高於中國的60.8公斤,直逼美國的77.3公斤,接近德國的79.1公斤,而鄰近的日本韓國皆低於40公斤。而且台灣畜牧業使用的飼料,完全由國外進口,只要國際玉米價格上漲,肉價必定隨之而起。此外,聯合國糧農組織(FAO)曾公布,畜牧業生產所製造的溫室氣體,佔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量一八%,為了健康、對抗地球暖化、多取回一些糧食自主性,多吃在地食物、少吃點肉吧。
蓬萊、在來之爭
 
所謂「在來米」,是指日本殖民台灣之前,台灣人的傳統稻作,也是台灣人習慣的稻米品種,屬於「秈稻」品系,外型較長。較乾鬆不具黏性,但也因此較容易消化。「蓬萊米」是日本人將他們習慣的稻米品種引進台灣,產生的新品種,屬梗稻品系,外型較圓。較具黏性,適合作壽司。由於日本人在台灣極力推廣蓬萊米,改變了台灣人的飲食習慣,時至今日,老一輩的台灣人都習慣吃梗稻,但是秈稻也有獨特風味,既好吃又好消化!
台灣原生種水果
 
自豪為水果王國的台灣,其實有很多水果品種都是源自於外,真正可以號稱原生種的水果大概只有分布於低海拔山區的楊梅,但是果實很小,顏色也不艷麗,一直難登水果的行列。台灣的水果引進大致上可以分四個時期:四百多年前的荷蘭人帶入芒果、蓮霧、番茄、火龍果;明末清初一直到1895年間的唐山移民潮帶來中國的水果:荔枝、梅子、李子、桃子等等;日治時期系統性的育種跟改良,讓香蕉跟鳳梨都登上世界的舞台,成為遠近馳名的水果;第四個時期是民國後至今,農業技術的精進讓水果的口感、風味、營養價值都有很大的進展。
農家所得
 
農家所得是農業所得是哪邊來的?有2/3又是非農業所得。台灣大部分是兼業農,或經濟型的才是。
WTO對我國農業的影響
 
WTO對我國農業的影響主要表現在:(1)良田廢耕,種植面積減少,(2)農產品進口量與貿易逆差迅速擴大,(3)產地價格靠政府支撐。
休耕 vs. 復耕
 
根據統計,台灣目前休耕地高達二十多萬公頃,占實際耕作農地約四分之一。 台灣休耕政策的源頭,可回溯到一九八○年代鼓勵農民轉作的政策。台灣農產一直以稻米為主要作物,但是休耕政策之所以實施,主因是在國際貿易的談判桌上,台灣對自由貿易夥伴作出讓步,以至於一九八三年開始,政府開始鼓勵農民轉作其他經濟作物,減少稻米產量。九○年代後期,農業的轉作計畫進一步成為休耕政策,直接對休耕的稻田補貼。然而,休耕政策對台灣農業帶來非常重大的影響,不僅提高田間環境的成本、農業上下游產業萎縮,農村人口流失,而且年輕人想回鄉務農,也找不到田可以承租。 二○一三年開始,政府調整休耕政策,以往每年可補助兩期休耕,變成每年須種作一期,才有一期補貼,希望可以漸次活化耕地;同時鼓勵農民轉作雜糧或高經濟作物,或將農地轉租給有意願務農的新農,以期提高糧食自給率,活化地方經濟。
台灣人吃米量
 
台灣盛產稻米,然而國人的米飯食用量卻很少。根據農委會統計我國在1984年每人每年稻米消費量為84.4公斤,2009年為48.09公斤,25年來少了4成,更是產稻國家中食米量最低的。因為飲食西化及大量雜糧依賴進口,我國的糧食自給率只有32%,同時休耕地面積幾乎與耕地面地相當只有20餘萬公頃。如果每人每年多增加1公斤的食米量,就可以減少5600公頃農地休耕,提高糧食自給率0.24%。
小農復耕
 
「小農復耕」是回應台灣糧食危機、生態環境破壞及小農精耕傳統式微的實踐行動。2009年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,正式宣告台灣進入極端氣候影響的區域,環境保安及糧食安全的問題益發緊迫。台灣農村陣線及浩然基金會合作啟動小農復耕支持計畫,透過輔導陪伴及經濟支持的方式,鼓勵農友適地適種、發展在地農法,並透過農友共同合作、討論、決定的形式,運作社區民主的實踐。此外鼓勵小農產品加工及連結綠色消費,從生產、流通到消費面向,探索小農復耕的途徑。目前小農復耕點包含台東歷坵部落、高雄桃源部落、雲林水林、雲林溝皂外,2013年起更新增高雄美濃的雜糧復耕與加工嘗試。
黃小玉
 
『黃豆、小麥、玉米』簡稱黃小玉,是國際農糧貿易的要角,也是台灣農產品進口的前三名。台灣從美援時期開始大量進口,不僅麵食改變傳統米食習慣,進口雜糧也替代了既有的雜糧生產能力。近年來極端氣候導致糧食歉收,以及生質能的發展、期貨市場的人為炒作等因素,造成黃小玉價格的持續上揚,更凸顯出台灣黃小玉的高度進口依賴,雜糧自給率低的風險與挑戰。
台灣農村陣線
 
台灣農村陣線是一個針對台灣農業及土地議題的社會運動團體。2008年12月,中華民國立法院無預警地一讀通過《農村再生條例》,使一群原本無具體組織的農民、農村工作者、學者和學生等各界人士開始串聯,針對《農村再生條例》進行研究,而後參與各地農地徵收自救會,深入農村作田野調查,並走上街頭進行抗議,希望政府和社會可以正視台灣的農村發展、農業生產與農民生計。 台灣農村陣線至今已四年多,期間透過草根組織的串聯(包含農民之路的國際串聯);夏耘草根訪調營隊與彎腰農夫市集等運動深耕;以農村再生條例、不當土地徵收、反中科護農水行動、捍衛糧食主權等政策介入,以及透過論壇、出版等方式實踐社會宣傳。